专业的信息安全产品和解决方案提供商

忘记密码


为什么说微软和谷歌互换了位置?

2015-02-22 11:46 推荐: 浏览: 1,012 views 我要评论评论关闭 字号:

摘要: 在科技领域,一年是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过去12个月发生了近来最出人意料和最令人兴奋的剧变之一:微软(Microsoft)和谷歌(Google)互换了位置。 在我看来,这就是目前的状况。2015年,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领导下的微软已经变...

为什么说微软和谷歌互换了位置?

在科技领域,一年是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过去12个月发生了近来最出人意料和最令人兴奋的剧变之一:微软(Microsoft)和谷歌(Google)互换了位置。

在我看来,这就是目前的状况。2015年,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领导下的微软已经变成一家进取、开放的网络服务公司。相比之下,谷歌固守日益老旧的营收支柱,无视当下现实,把精力集中在杂乱无章的项目之上,它们被寄予过高期望,却没有带来预期成果。

谷歌怎样变成老微软

谷歌的支柱——广告和搜索——已经成了它的Windows和Office。这两项业务正受到社交媒体内部广告定向更精准以及应用世界日益精分的侵蚀。Facebook、Twitter、Snapchat和Instagram比谷歌搜索请求更了解用户的详细信息和所思所想,而用户也在越来越多地使用特定应用(比如天气应用)满足特定需求,而不是使用搜索引擎查找结果。

由此造成的连锁反应是:Adsense业务正在走下坡路,而谷歌的搜索市场份额目前已经降到七年来的最低点。跟微软曾经对Windows和Office所做的一样,谷歌仍然可以想见地紧紧抓住这两项业务不放,作为其主要营收支柱。但未来趋势已经表明,这些业务只会进一步滑坡,而退路却不容易找到。

此外,谷歌似乎正在犯老微软曾经的错误:把移动业务放在次要位置。

Material design

在微软统治了个人电脑领域之后,Windows的演进就趋于迟缓,与此相同的是,谷歌在凭借安卓系统占据移动世界的主导地位之后,该公司看起来是在停下来吃老本。我是安卓5.0“棒棒糖”(Android 5.0 Lollipop)的狂热粉丝,但事后想想,谷歌优先开发“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而不是提升性能表现和电池续航时间,以及解决系统碎片化问题,这真的是明智之举吗?毕竟,大部分设备制造商在采用安卓系统时首先抛弃的就是其原生用户界面。

类似地,谷歌的Nexus项目继续陷入可悲的混乱,可谓暴殄天物。与此同时,该公司很有前途的“Google Play Editions”项目(及其尚未成型的后继者“Project Silver”)似乎已经胎死腹中。甚至连谷歌的移动应用也让人感觉不为用户所喜爱,而安卓系统和Chrome OS的整合工作仍在以蜗牛的速度进行。

那么,谷歌把注意力放在了什么上面呢?很明显是那种“探月式”项目。该公司兴奋地谈论无人驾驶汽车、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热气球、革命性的隐形镜片、虚拟现实纸板头戴设备和眼镜、模块化智能手机,以及铺展速度极为缓慢的千兆宽带项目谷歌光纤(Google Fibre)。

这些项目有多少对谷歌目前的市场境况起到改善作用呢?没有,一个也没有。

为什么说微软和谷歌互换了位置?

我全身心支持谷歌的雄心壮志和改变世界的努力(就谷歌来说,是再次改变世界),但随着这些项目起起落落,该公司正在动摇根基:

*曾经非常精简的Chrome浏览器仍然存在内存占用过高的问题。

*Chrome OS缺乏方向(Pixel笔记本电脑已经两年没有升级)。

*Chromcast诞生18个月以来没有一次升级,Android TV又出来搅局。

*安卓系统新版本的发布周期变得更长,而且信息变得更加不透明。

*Android Wear的发布非常匆忙,而后续的演进太慢。

*Google+是社交媒体的“鬼城”。

*谷歌钱包(Google Wallet)折戟沉沙。

事实上,在谷歌太过专注于下一个大事件的时候,苹果正在“窃取”该公司的创意,就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经对微软所做的那样。更大的智能手机、移动支付、生物识别安全系统、流媒体服务以及跨平台同步,这些都是谷歌首先提出的想法,但苹果却是首先成功付诸实践的公司。接下来,Apple Watch会让Android Wear难堪吗?

更重要的不仅仅是苹果拿谷歌寻开心,还在于微软及其成功是源于模仿谷歌过去的经营之道,这更加糟糕。

微软如何成为新谷歌

那么,老谷歌是什么样子的呢?简而言之:一个特洛伊木马。它渗透到自己想去的任何领域,宣扬开放标准,免费提供优秀服务,并通过从广告业务获得的收入补贴这些行动。

Chrome、Gmail、谷歌文档(Google Docs)、谷歌地图(Google Maps)、YouTube以及谷歌搜索(Google Search)结成潜入Windows、Mac OS X、iOS和Windows Mobile阵营的核心力量,把用户吸引到谷歌自己的生态系统。然后,在敌方阵营的威胁消失之后(包括BlackBerry OS、Windows Phone,乃至在Windows上耗电而卡顿的Chrome),谷歌就停止或减少对那些服务的支持。

就考虑采取这种无情的第二阶段步骤,微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该公司第一阶段的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随着微软面向iOS和安卓平台推出堪称同类最佳的电邮和日历应用Acompli和Sunrise,曾经那个可笑的想法——即Outlook和Windows Calendar可以在iOS和安卓平台造成颠覆——已经没有了可笑的意味。

为什么说微软和谷歌互换了位置?

Project Spartan是微软即将推出的全新跨平台网页浏览器,它非常明智地瞄准了速度。微软手环(Microsoft Band)健身追踪器同样支持全平台。Office办公套件已经向所有云服务开放,以对抗苹果的iWork和iCloud以及谷歌的Docs和Drive。甚至连微软的手写输入法Analog Keyboard也成了Android Wear平台的最佳应用。

微软是如何把这些应用和服务呈现在用户面前的呢?该公司非常巧妙地挑中了谷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三星(Samsung)——作为一种分发渠道,其方式是结束自己跟三星之间的专利纠纷,以换取后者在Galaxy S6(该系列产品是迄今为止最畅销的安卓手机)当中预装微软的应用和服务。

与此同时,微软将向用户免费提供Windows 10,并继续开发自己的Lumia手机和Surface多合一设备,以向那些改换阵营的用户提供一种更高标准的硬件设备。谷歌的Nexus项目啊,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与此同时,微软向世人表明,它仍然在谋划深远,就好比目前科技领域堪称最有趣的“探月式”项目:Windows Holographic。Holographic是微软对未来的展望,旨在让消费者和投资者感到兴奋。同时,该公司仍然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当下。

为什么说微软和谷歌互换了位置?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谷歌和微软的转变拥有同一个动机:恐惧。

现在,微软没有什么可以失去,而谷歌可能失去的东西太多。在过去,这两家公司的处境正好与此相反。

之前,微软通过Windows和Office的营收过得很滋润,该公司变得骄傲自满,认为自己可以无视技术发展趋势,甚至通过自己的市场主导地位加以控制。微软错失了网络服务和移动业务的机遇,并被谷歌斩落马下。

现在,谷歌通过网络服务和移动业务赚得盆满钵满,该公司志得意满,似乎认为自己可以无视技术发展趋势,甚至通过自己的市场主导地位加以控制。谷歌做着科幻版的突破性技术美梦,而苹果以及现在的微软却在当下对其釜底抽薪。

如此这般,谷歌变成老微软似乎就成了理所当然但却堪称自杀式的进化。这样的一家公司,不仅成为苹果可以轻易下手的对象,也成为模仿谷歌往昔经营之道、重新焕发活力的微软更容易瞄准的靶子。移动业务尚有未竟之功,网络服务还没有天下一统,安卓智能手机制造商盈利艰难,而Apple Pay带来的影响将具有伤害性。

对谷歌来说,好消息是,它仍然有足够的时间聪明起来。微软的反击之路还很长,而Adsense、安卓系统、谷歌地图和Gmail这些服务的市场地位在短期内不会被轻易动摇。不过,这的确引出了更大的问题:在微软重新焕发活力的时候,骄傲自满的谷歌知不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呢?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